任旭阳创立真知资本,基金定位“创业制片人”

雷帝网 雷建平 4月15日报道

作为一点资讯、News Break、海致科技等多家知名公司的创始人,连续创业者任旭阳却一直保持着低调。

近日,任旭阳又有了新想法:计划创立一个拥有独特定位的新基金,真知资本。任旭阳称,不同于传统创投,真知将专注于主动组局模式,以创业的方式做投资,携手优秀创业者,以联合创始人的角色深度参与项目,真知的独特定位是做创业制片人。

作为百度元老,任旭阳2001年加入百度,工作长达十年,曾任百度市场与商务拓展副总裁,负责公司市场、公关、战略合作、投资并购、政府关系和国际拓展方面工作,直接向CEO汇报。

任旭阳的识人眼光在业界颇有口碑。任旭阳为百度招募了不少优秀人才,比如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百度前高级副总裁、度小满CEO朱光、前百度投资副总裁、现襄禾资本创始人汤和松。这些人都为百度做出了巨大贡献。最近,任旭阳又推荐了摩拜联合创始人夏一平出任集度汽车CEO。

2010年6月,任旭阳离开百度,开启人生下半场,先赴斯坦福大学攻读管理学硕士,毕业后开始独立创业。十年下来,任旭阳先后和他的搭档们联合创立了一点资讯、News Break、海致科技等三家知名公司,以及专注A轮投资的天善资本。2016年,任旭阳还兼任了百度首席顾问。

2010年他和时任雅虎中国研究院院长郑朝晖在硅谷结识,随后任旭阳就力邀郑博士一起创业做个性化资讯应用,这对能力互补的搭档分别在中美打造了一点资讯和News Break两家独角兽公司。

任旭阳于2013年创立的海致科技如今是国内领先的大数据分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杨再飞也是其多年好友,据悉海致已开始筹备在未来1-2年IPO。任旭阳还请来丛真管理天善资本,负责全面工作,丛真曾任经纬创投合伙人,主导投出饿了么、瓜子二手车、有赞等多个独角兽。

总结任旭阳的创业模式,会发现有三个步骤:1,深度思考研判战略方向;2,广泛评估选择合适的CEO;3,资源整合和资本运作。这三步走下来,任旭阳创业成功概率很高,他都是围绕战略思考、人才发现、资源整合三方面在发挥其擅长。如此看来,他的做法很像主动组局的创业制片人。

近日,雷帝网与任旭阳面对面沟通,详细探寻他创办真知资本的初衷和愿景。

雷建平:真知的创业制片人模式如何操作?跟传统孵化器、早期投资有什么区别?

任旭阳:《孙子兵法》里有个词叫“择人任势”,能够很简练的概括真知的模式,简言之,匹配人和势。我们要么发起创立,要么作为联创深度参与孵化,执行路径分三步:选方向、搭团队、定战略。我们会花大量精力和联合创始人一起打磨战略和组织,所以追求少而精,每年创立项目会少于10个。

我们也会选聘一些驻场创业者(founder-in-residence),和他们一起探讨方向及战略路径,思路成熟后再投入资金联合创立新公司。真知只选择那些在新的范式转移下、具有颠覆性解决方案的大市场机会。

早期VC和孵化器是在市场上寻找好的idea与团队,投后不会深度参与;而真知的模式是主动发现创业机会、主导组建团队、深度孵化项目并提供经验、资金、人才、资源和方法论。

真知不会看市场上各种商业计划及追逐早期创业公司,我们更强调深度研判未来的大机会,然后主动组局加深度孵化。我喜欢深度参与从零到一的创新,期待真知未来是一家擅长规模化创造优秀新企业的基金。

雷建平:“主动组局的制片人”听起来很新,是真知的独创吗?

任旭阳:独创谈不上,基金自己创立公司深度孵化在国内还不多见,在美国成功先例挺多,比如SHV创建了十几家公司,多半都成功IPO;Atomic基金已经是第三期,他们只投自己创立的公司,多家即将IPO;KPCB创立Juniper, Greylock创建Workday…这些deal的回报率都很高。其中Snowflake为SHV带来100多倍高达百亿美金回报。真知在早期的模式更像独立的Google X。

当然,真知并不局限于从零开始的深度孵化,我们会有1/3资金做中后期,特别聚焦于遇到瓶颈、需要二次创业的公司,其实是高级形态的从零到一;而重新出发需要结构化变革,包括战略转型、资本运作、文化、团队和组织能力升级,如果战略升级和组织变革到位,这类公司往往能快速打开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这些公司还可以和真知的早期项目产生协同。

借用影视行业术语,真知更像创业制片人,我称之为Venture Producer。对于早期项目,我们找好剧本儿(idea/战略方向)、好导演(CEO),协助完善班子建设、公司治理、资本运作和市场化;对于二次创业的中后期项目,我们会支持好导演(CEO)一起调整战略、协助资本运作和组织变革。

这种兼顾两端的投资策略实际上是反脆弱的哑铃型结构,对于真知的LP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既有中期流动性也有长期高收益的投资产品。我们希望能够把主动组局、兼顾两端的投资模式机构化、规模化运作,探索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道路。

雷建平:您连续创业成功多家公司,日常管理如何分配时间?

任旭阳:我参与创办的多家公司开始时我会担任CEO或董事长,当实现从零到一的突破,战略清晰、团队完善、快速增长后我都会主动退下来。无论是在百度十年,还是独立创业的十年,我都幸运的遇到了一批特别优秀的同事和合伙人,在与他们的长期合作中,我受益良多。

正是由于这几家公司都有比我更胜任、非常出色的CEO,我并不参与日常管理,事情主要是CEO带领团队干出来的。退到董事会层面后,我只是定期和CEO及董事们探讨一些战略问题。

我参与创立的这几家公司以及天善资本,和真知之间会有很多双赢合作、深度协同的可能。

现在谈成功还太早,我想到更多的是自身错误和差距,经常反思,“如果重来,怎样才能做得更好?”,常觉今是而昨非,期待自己能一直保持初心、不断进化成长!

雷建平:您以前对百度做过很多贡献,注意到您还是百度首席顾问,能讲一下百度发展策略吗?

任旭阳:我对百度的贡献都微不足道,不值一提。我的互联网生涯有幸起源于百度,在百度十年,个人成长和收获很多,对百度、李彦宏、徐勇还有早期共同战斗过的同事们一直怀有感激之心。2016年,在Robin和Melissa的邀请下,基于和Robin多年的情谊和互信,我兼任了百度的外部顾问。

过去几年,我既不在百度上班也不管任何部门,只是在重大战略问题上提供一些独立客观的思考与建议。出于对个人在百度早期成长收获的一种回报,我主动提出不拿任何报酬。我肯定不能透露百度的商业机密,也不适合回答关于百度的问题。

雷建平:您为何将真知资本作为未来主要的事业方向?真知的使命是什么?

任旭阳:我做过长考,创业制片人这种模式能够很好地结合我的兴趣、擅长、经验和使命。

第一,兴趣:我很喜欢深度参与从零到一的创新,同时又兴趣很广泛。“主动组局+深度孵化”模式能够在深度和广度之间找到一个平衡,既可以保持充分好奇心和多元化兴趣,又能对相对多元的兴趣分别进行深入实践;这种需要一定广度和相应深度的制片人模式,让我充满激情;

第二,优势:我在百度十年加上创业十年,如果说有一点点小成绩的话,大概都和“择人任势”有关。我做的核心事情都是围绕着思辨战略、发现人才、整合资源。

第三,使命:我常常思考,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亚里士多德讲,万物生长趋其“繁荣兴旺”状态(Hyparxis, the summit of nature),换言之,万物存在的目的是追求最大化实现潜能达到繁荣绽放的状态;北大哲学系杨立华教授讲,精彩的人生在于维持自我同一性的基础上尽可能地追求质的丰富性,我理解其实就是从优势和兴趣出发、体验多彩人生、不断挑战自我,从而最大化实现自身潜能。真理是相通的,他们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

其实,我们不停的探索外部世界,或许都是为了向内找到自我和超越自我。我想,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在不断探险的旅程中保持谦卑和敬畏,持续进化和成长;人的长期、深层次满足感和幸福感来源于把自己投入到一个更远大、更崇高的使命中;所以,真知的使命就是这种人生观和哲学观的商业表达:携手创业者共建新繁荣。希望真知能用自身绵薄之力,以独特的制片人模式携手和支持我们投资的创业者,通过最大化实现潜能一起为社会创造价值,从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文章来源:雷帝触网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为头条签约作者,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