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音乐关停,成也音乐,败也音乐

来源:腾讯网

作者 / 乔治

虾米离开的第一天,想它……

在关停消息传了一个月之后,昨日上午,虾米音乐发布官方声明,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于2021年1月5日0点,正式停止服务。

告别微博的评论区,一片不舍与惋惜。“爷青结”、“众筹可以留下你吗?”、“我的网络净土,就这么没了”……

但虾米,终究是要和他的用户们说再见了。

再来看如今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的竞争格局,这场以理想主义者虾米的关停为收尾的终局,或许早在那个一举抬高价格的版权围猎战里,就写好了。

(图片来自网络)

毕竟,早在被阿里收购那年,王皓就提到过“数字音乐市场的未来,会是一个大资本进入巨头游戏的时代,虾米作为独立音乐平台会比较危险,跟大集团大平台一起,会安全一些。”

只是,8年之后的今天,盘踞音乐行业之巅的这个大集团,不是阿里,背靠大平台安全存活的,也不是虾米。

“说一万遍再见,在你离开之后”

“虾米的告别声明,居然还在教大家如何导出歌单,呜呜呜呜。”

当虾米确认停止服务之后,一位虾米的资深用户为虾米始终如一的“贴心”感慨万千。在这个无可挽回确定离开的日子,大家念起了它的好。

成立于2008年的虾米音乐,在12年生涯里,这个风光过,也小而美的音乐平台,从始至终都贴着专业纯粹的标签。

赞誉几乎都来自早期虾米创始团队创建的数据库框架体系——推荐的算法机制、音乐人介绍及曲风分类,至今在国内仍无平台可比肩。其专业性、准确度、细分程度,一直备受乐迷认可,也是虾米用户难以割舍的主要原因。日推30首的精准程度,确实让娱sir我都免不了要为失去虾米叹息扼腕。

虾米被称为最早依据用户习惯向用户推送音乐的音乐平台,它的推荐算法机制,并不热衷于热门歌曲的推送,反而更倾向于小众音乐作品和音乐人的挖掘。

那一个创始人王皓说的案例,具体而生动的展示了虾米的推荐逻辑——如果有90%的用户喜欢王菲,那么按照虾米网的逻辑,既然大家都知道王菲,就并不需要推荐,需要被推荐的是大家所不知道的10%。

这当然与其多元化、小众化的内容生态有关系。虾米也的确给了大量小众歌手、创作人更多的机会和生存空间。推送你喜欢的,而不是最热门的,确实足够打动这些追求个性的乐迷们。

如同,最终的收场,虾米还是发布了“告别典礼”“四季放映厅”——用户点开,能看到自己的注册时间、在平台上听歌的总时长、循环最多的歌,用用户自己的听歌口味与偏好,为这一场离别画上始终击中用户的句号。

而在音乐的曲风流派上,虾米在主题分类、厂牌等等这些细分,都做到了极致。曲风划分多达24种,细分种类更是超过600多种。而在听歌的同时,虾米还提供了无可比拟的丰富知识,从乐手档案、专辑信息甚至歌曲的创作背景,都很完整。

无论用户需不需要,这些细节,虾米做到了极致。

但商业就是商业,“小众音乐博物馆”撑不起版权时代的资本竞争。虾米可以是一部分人的音乐乌托邦,却无法成为成功的商业化音乐流媒体产品。

在虾米关闭的第一天上午,QQ音乐推出了“一键迁移”功能,为虾米用户提供“虾米一键导入”服务,将虾米用户在虾米上的歌单,搬家至QQ音乐。网易云音乐这边也能够进行歌单抢救。

对虾米,用户的情怀是一直在的。

可是,试想一下,当平台为你推送了你可能喜欢的作品,点开,却显示没有版权,你会转头选择有版权的平台,还是“盲听”?辛辛苦苦做的精选集歌单,全灰了,那这个“音乐博物馆”的故事,就无论如何也写不下去了。

12年,虾米何至于此?

资本最是无情,对于阿里来说,虾米音乐只是商业帝国盘里的一块业务,不赚钱,就只能砍掉。仿佛一场失败的联姻,理想主义者最终还是被资本放弃了。

站TO C端停止服务的关口回头望,虾米的故事,充满了“本可以”的悲伤。

大家都知道一个月那条“关停”消息,几乎没有什么可质疑的了,而那些对反转抱有期待的人,也不过是不舍这份热爱。

虾米音乐,诞生于2006年,最初是名为Emumo的PC端虾米网,Emumo意为 Earn Music & Money,创始团队最初的目标是“让音乐人用音乐赚钱”。至今,王皓都依然坚持这个观点,“永远不会免费下载”。

虾米前期采用的是UGC生产模式,允许用户自制作品上传、付费下载,再把收入分配给创作者。

但你仔细琢磨一下,用户上传,其实站在了是否涉及盗版的危险边缘,如同翻唱一样。在版权故事不断推进之后,弊端就会立刻显现出来,想想看当年网易云音乐歌单灰掉的场景,以及大家对翻唱的争议。

倘若2013年虾米拒绝了阿里的橄榄枝,很大概率也会倒在不久后的版权大战之中。

阿里看中虾米音乐注册用户超过2000万,每月人均使用时长达300分钟以上的数据,虾米需要资本构建内容护城河,毕竟那是一个砸钱的游戏。

这一场联姻,开局其实并不差。

有了阿里的虾米,也在2015年顺利拿到过滚石、华研、相信音乐等公司的独家版权。根据历史数据,巅峰时期甚至一度掌握了超60%的中文歌曲独家版权。

但后来,虾米的核心吸引力——歌单、社区等,开始逐渐发生变化。尤其是社区部分,早期的虾米,聚集大量有同样爱好的用户,在评论区长篇大论的讲故事,虾米可玩得比网易云音乐还风生水起。

而如今说起来,这部分竟也成为了虾米用户最为意难平的心酸之一:

“虾米曾拥有全国最活跃、专业的音乐社区,却在2015年前后,被削弱音乐社区的功能。”这也就怪不得如今用户们要调侃阿里是“文娱百草枯”了。

2015年,“空降”的刘春宁因在腾讯工作期间涉及商业贿赂被捕出局。一周后,高晓松和宋柯加盟阿里音乐集团,运营重心转向所谓的“打破行业壁垒,流通行业资源,集音乐制作、演出、场地租赁、购票、广告宣传为一身”的“阿里星球”。

阿里星球,想要跳过经纪公司、唱片公司等上游链条,而无视其中利益牵扯、专业分工等等,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对如火如荼的版权争夺不屑一顾。

这个美梦,甚至都没做满一年,2016年年底,阿里星球关停。但虾米音乐却就此错过最好的版权收购期,也错过了黄金生长期,就那样停在了原地。

可就在阿里星球做梦的时间里,腾讯音乐娱乐(TME)成立,财大气粗疯狂圈地版权;网易云音乐靠疑似爬取虾米歌单和曲库和建立音乐社区快速崛起,弯道超车;国家版权局发布史上“最严版权令”。

在版权大战中没使劲的阿里音乐,对虾米的社区运营漫不经心的阿里音乐,导致虾米的歌单开始大面积变灰,用户只能看着一点点灰掉的歌单逐渐失望。

根据QuestMobile2017年的数据,虾米音乐7月的MAU只剩下了1372.6,肉眼可见的被甩在了TME和网易云音乐的身后。

2019年6月,并入阿里大文娱旗下的创新业务事业群,同年9月,阿里以七亿美元入股网易云音乐,为网易云音乐在2020年的版权扩展中出了不少力。

而从这里开始,大众纷纷猜测,阿里是不是放弃虾米了,眼尖用户也早早发现,就连88会员的权益选项里都加入了网易云音乐会员。

如今走到停服,无论多么可惜,用户都只能在接受虾米不再是播放器的同时,转身投入其他也能够满足基本需求的音乐平台当中。

但,同样站在回望的上帝视角里,如果虾米没走“阿里星球”的道路,重视版权的购买,更加主流、更加商业,活了下来。那指望它能与如今的TME、网易云音乐有完全不同的打法,独做高岭之花,也是不太可能。

是作品,也是产品

无论如何看重音乐价值,又是否认同王皓口中说的流量时代“去美国找个制作人,溜达一圈,唱一首,粉丝一个刷几千张”的玩法,都得承认,过去靠国民度撑起销量的时代,正在远去。

两家平台越来越像一个大型的音乐商超,虽然让它赚钱的,并不是这些花费巨资购入的音乐作品,但谁能最大可能满足用户“要什么有什么”的需求,谁就更有可能赢得这场比赛。

数字时代的玩法,好的音乐,未必都能赚钱,但能赚钱的,对平台而言,一定是“好”的。加之头部效应始终显著,很明显的案例,即便当年开放99%的互相授权,各家手里的1%,依然才是核心竞争。这就注定了流量与销售额的优先。

如同那一场浩浩荡荡的周杰伦曲库之争,音乐平台买下的,其实是杰威尔打包的曲库,可谁在意还有其他什么作品呢?大家都只关心周杰伦去哪儿,因为这三个字能够盘活更好看的用户活跃数据。

小而美,终究太过理想。

看看当下的TME和网易云音乐,依然还在为版权打得不可开交,而TME最强有力的筹码,也依然是版权大战中囤积的海量内容和头部内容。

音乐说到底是作品也是产品,再怎么有情怀,音乐平台的性质,也还是商业为先,毕竟,活着最要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