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乐教育品牌快陪练申请破产,曾获俞敏洪个人投资

来源:界面

在宣布暂停主营业务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在线音乐教育品牌快陪练申请破产。

11月6日,快陪练发布公告称,“公司面临巨大生存挑战和经营困境,主营的1对1真人乐器陪练业务已于今年9月份停止运营,努力转型。但经过多方努力和尝试后,仍无法摆脱目前的经营困境,现将申请破产清算。”

快陪练在公告中称,过去近两个月,与其他各行业的三十余家企业/机构进行合作,为用户转AI课程、对接老师。

但囿于AI课程的互动性不足,不少用户仍在社交平台上表示,更想上真人陪练课。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发生大量退费挤兑。

“原计划于近期完成的新一轮融资,也因多种行业因素突然被告知取消。”9月15日晚,快陪练宣布停止“真人陪练业务”、保留AI陪练课程时称。

快陪练宣布破产后,此前通过平台上课的教师与学员,转向社交平台上寻求对接。界面教育在微博“快陪练超话”下看到,不少自称是快陪练的老师在线寻找学生,并附上累积上课课时及学员评价,并表示,“有其他想陪练的学生及家长也可联系”。

快陪练主体公司为北京未来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8年成立,以在线1对1钢琴陪练切入音乐教育,2020年10月上线AI智能陪练系统。

To C业务之外,2020年3月,快陪练还对外发布音乐教育行业的To B产品“云笛课堂”,为琴行艺术机构、工作室老师推出的线上音乐教学及陪练平台。新产品发布同时,该公司彼时还透露快陪练业务实现盈利,已完成新一轮融资。

成立5年,快陪练共获4轮融资。最近的一轮融资发生在今年1月,由FSI资本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创世伙伴CCV资本等投资机构跟投的1亿元B轮融资。此前还曾获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前美团COO干嘉伟个人投资。

天眼查APP显示,今年9月,快陪练母公司相继移除两家对外投资公司,分别为北京趣未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音未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均由广州市柏斯琴行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与快陪练同处于在线陪练赛道的还有VIP陪练、小叶子音乐教育、柚子练琴、音乐笔记、趣陪练等。

其中,柚子练琴在2020年11月底宣告破产,该公司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市场环境和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现金流断裂,资不抵债。

在线陪练市场于2015年前后兴起,天眼查显示,2016年-2018年之间涌现出20多家以音乐陪练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其中40%的机构获得了投资。

从公开披露的融资数据来看,音乐陪练市场的融资均处于早中期阶段且融资金额较小,上述在线陪练公司多在2016-2018年中获得投资,也是在线陪练赛道火热之时。

在线陪练解决的主要痛点是,家庭练习场景中,家长缺乏足够的时间与专业指导能力,孩子缺乏独立自主性和专业性的指导。此外,也能解决三四线城市难以找到优质音乐老师的问题。

在商业模式上,在线陪练平台上的老师是线下主课老师和孩子之间的桥梁,主要扮演辅助性角色,在课后帮助孩子及时消化主课钢琴教师授课的知识,并进行系统性梳理。

尽管存在刚性需求,但在实际运营上,还存在优质师资的匮乏以及技术方面的痛点。

VIP陪练负责人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音乐陪练最大的门槛始终在于师资,教师是整个音乐教育的供给端,决定了整个教育活动的质量与成效,主要表现为音乐教师数量难以匹配上庞大的音乐学员群体,还表现为大师级教师的稀缺,这两大问题鉴于教育的慢周期性,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存在供需矛盾。

技术层面,相较在线K12教育,在线素质教育对实时互动能力的要求更高。

“学科教育更多的是传授知识点、培养逻辑推理能力,并通过刷题加强知识点的掌控。而素质教育尤其是像艺术类教育天生需要互动,比如舞蹈、美术等。”实时互动云服务商声网Agora(NASDAQ:API)副总裁何挺在此前采访中告诉界面教育,尤其是钢琴、绘画、编程等偏实操的素质类课程,很难完全实现线上化或及时有效的互动。

快陪练CEO陆文勇也曾公开坦言:“在线陪练的门槛其实很高,看似是简单的线上直播,让老师陪孩子练琴。但在我看来,(公司)起步没有上亿资金,可能无法去做。因为在线陪练需要大量的技术开发和人力布置,这部分可能每年就会消耗几千万。此外,能够容纳数量众多的老师和学生,机构也需要强大的运营体系和系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