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打算“挥手作别”?IPO不到九个月 钟睒睒辞去万泰生物董事长 股价应声暴跌9.66%

“左手矿泉水,右手疫苗”的商业布局,钟睒睒还打算走多久?

  1月13日晚间,万泰生物(603392)发布公告称,原董事长钟睒睒因“个人原因”递交辞呈,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不过,在辞职后,钟睒睒仍为万泰生物的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75.15%的股份。

  为近期炙手可热的疫苗股,万泰生物股价也在不断飙升,最近10日涨幅达到34.12%。然而,或许是受钟睒睒“撤退”的影响。1月14日,万泰生物股价大幅跳水,当日以260元/股报收,跌幅达到9.66%。

  在钟睒睒功成身退后,万泰生物董事会推选总经理邱子欣为新任董事长,同样为万泰生物的“老人”,甚至时间早于钟睒睒。除了担任总经理职务之外,邱子欣还是万泰生物的第三大股东,持股占比4.38%。

  近期,万泰生物“开疆拓土”的举动十分明显。1月13日晚间,万泰生物宣布,拟建设产业基地,项目总投资4.69亿元,用于鼻喷新冠疫苗生产线的建设。在钟睒睒“撤退”之后,万泰生物后续发展如何,其“押宝”又能否成功?一切都还有待观察。

  钟睒睒辞任万泰生物董事长

  由于在2020年迎来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两家公司的双双上市,钟睒睒“左手矿泉水,右手疫苗”的商业布局也广受关注。如今,在万泰生物IPO不满9个月后,钟睒睒选择了“功成身退”。

  1月13日晚间,万泰生物发布公告称,原董事长钟睒睒因“个人原因”递交辞呈。钟睒睒除了辞去万泰生物董事、董事长职务,还同时一并辞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召集人职务。在辞职后,钟睒睒将不再担任万泰生物的任何职务。

  对此,万泰生物表示,钟睒睒辞职自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董事会对钟睒睒在担任董事、董事长期间,领导董事会为万泰生物发展所作出的杰出贡献表示衷心感谢。

  回顾来看,钟睒睒与万泰生物的渊源已久。早在2001年4月,万泰生物的前身北京万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泰有限)就已成立,但多年发展未有起色。至2001年,万泰有限由香港欣维100%控股,实控人田飞、田津英认为当时医药市场不完善等原因,拟将万泰有限出售,才有了养生堂入股的契机。

  彼时,因养生堂和万泰有限均与厦门大学合作,钟睒睒在得知香港新维有意转让万泰有限股权后,出于对生物医药行业未来前景的信心,与田飞、田津英商谈股权转让事宜。为了使养生堂增强与之合作的信心,香港新维将持有的万泰有限95%股权转让给养生堂,保留了万泰有限5%的股权。随后,钟睒睒也在2001年成为万泰有限董事长,至今已有近20年时间。

  除了通过养生堂控股万泰生物之外,在2007年开展员工股权激励之时,钟睒睒也决定直接持有万泰生物的股权。在2007年改制完成后,养生堂持有63.31%股份,钟睒睒本人则持有20%。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以及股份转让、企业IPO等后,目前钟睒睒本人直接持有万泰生物7880.05万股,占总股本的18.17%;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2.47亿股,占总股本的56.98%。也即,在辞职后,钟睒睒仍为万泰生物的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75.15%的股份。

  位列世界首富第八位

  在2020年的各个首富榜单上,钟睒睒都是风头无两。进入2021年,钟睒睒的首富神话仍在继续。不过,在近期消费股回调的背景下,钟睒睒严重依赖两家上市公司股价走势的身家也有所缩水。

  就农夫山泉近期股价来看,1月14日,农夫山泉午后股价跳水,跌幅一度超过5%。截至当日收盘,农夫山泉以59.8港元/股报收,当地跌幅收窄至1.97%。当前,农夫山泉总市值为6725亿港元,钟睒睒持股84.41%。

  同样,作为近期炙手可热的疫苗股,万泰生物股价也在不断飙升,最近10日涨幅达到34.12%。然而,或许是受钟睒睒“撤退”的影响。1月14日,万泰生物股价大幅跳水,当日以260元/股报收,跌幅达到9.66%。

  在1月7日的股价异动公告中,万泰生物曾提示风险称,其截至1月6日的滚动市盈率为201.87,远高于医药制造业的行业滚动市盈率68.03;静态市盈率为532.08,远高于医药制造业的行业静态市盈率71.93,亦远高于疫苗行业和体外诊断行业的市盈率。按1月14日收盘价计算,万泰生物目前滚动市盈率为205,仍处于较高水平。

  在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回调之际,钟睒睒的个人身家当然同步收缩。截至1月14日下午4点,钟睒睒的个人身家为870亿美元,在当日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排名第八位,不敌股神巴菲特的889亿美元。不过,钟睒睒仍然坐稳中国乃至亚洲首富之位。

  总经理“升级”新任董事长

  在钟睒睒“功成身退”之后,万泰生物又将由谁掌舵?

  1月13日,万泰生物召开董事会,选举董事、总经理邱子欣为公司董事长,同时担任战略委员会召集人、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召集人。

  不难发现,邱子欣也已是万泰生物的“老人”,甚至时间早于钟睒睒。招股书显示,邱子欣出生于1963年11月,本科学历。早在1997年,邱子欣就在万泰有限任职,并出任总经理。在2007年改制后,邱子欣任总经理至今,对公司情况相当熟稔。

  除了担任总经理职务之外,邱子欣还是万泰生物的股东之一。2020年三季报显示,在养生堂和钟睒睒之后,邱子欣目前为万泰生物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数量为1898万股,占总股本的4.38%。按照万泰生物1月14日260元/股的价格计算,其身家也在49亿元左右。

  近期,万泰生物“开疆拓土”的举动十分明显。2020年12月31日晚间,万泰生物披露了《关于药品临床试验进展的公告》,称其与厦门大学、香港大学合作研发的鼻喷流感病毒载体新冠肺炎疫苗,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二期临床试验由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实施,该试验已经获得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批准启动。

  1月13日晚间,万泰生物宣布,为实施疫苗产业基地建设项目,拟以5400万元价格受让北京市昌平区科技园区超前路4号厂区的工业用地土地使用权及其地上厂房与附属配套设施。项目总投资4.69亿元,用于鼻喷新冠疫苗生产线的建设。

  距离气候回暖尚有时日,新冠疫情形势持续严峻,国内外的疫苗研发、试验工作均箭在弦上。如此大手笔的投入,万泰生物无疑是将赌注压在了鼻喷新冠疫苗之上。

  目前,国内外已有多个团队启动了疫苗研制的攻关,特别是我国支持的5种路线的疫苗包括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和核酸疫苗,都陆续取得了良好的研发进展。

  对此,万泰生物提示称,其研发的鼻喷疫苗仅进入临床II期,面临一定的市场竞争压力,能否顺利上市或实现销售,尚具有不确定性。且项目总投资金额较大,公司面临较大的运营资金压力以及经营业绩压力。

  在钟睒睒“撤退”之后,万泰生物后续发展如何,其“押宝”又能否成功?一切都还有待观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