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科辞任轻松集团CEO,大将接连出走轻松集团遭遇业绩融资双重压力?

来源:腾讯

从传统保险行业转战健康保障平台一年后,轻松集团CEO张科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仅表示,“希望更专注在保险产品本身”,短短一句话,或也透露出张科的些许不适,毕竟轻松集团除了主打保险的轻松保,还包括轻松筹、轻松互助、轻松公益、轻松健康等其他四个子业务板块。

与此同时,张科在2018年末与轻松筹合资成立的公司也发生股权变更,张科退出股东行列,不再持股。业内解读,并不排除张科会选择重新回归保险公司。轻松集团的业绩、融资双重压力较大,CEO并不好做,选择离开或许正是“激流勇退”。

张科离场:转任保险战略顾问,不再持股合资公司

据内部信称,从2020年11月1日起,张科不再担任轻松集团CEO,继续担任集团保险战略顾问;空出的CEO职位,将由创始人、董事长杨胤兼任。

“保财论道”从轻松集团内部人士处证实了这一消息,对于张科的下一去处,则表示不知情。张科本人也未给出明确回复。

张科现年46岁,保险履历资深,北美精算师FSA,曾任麦肯锡公司上海分公司金融保险业务管理咨询顾问、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精算师、阳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战略规划总监等职务。2012年至2019年,历任弘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精算师、副总经理、总经理。2019年9月,张科卸任弘康人寿总经理,加入轻松集团就职,至今刚满一年。

据悉,张科辞任请求,是“希望更专注在保险产品本身”,多位业内人士解读,不排除张科重新回到保险公司体系,一是其在保险行业耕耘多年,年富力强,经验丰富,二是在传统保险公司可更为纯粹的推进保险业务。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8年末,张科与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轻松筹”)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北京量子轻松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注册资本500万,轻松筹出资350万持股70%,张科出资150万持股30%,并任法人。

2020年8月31日,该公司发生股权变更,自然人股东张科退出,不再持股;9月7日,该公司更名为北京轻松健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张科仅保留执行董事及经理职务。由此推断,张科的离开或在更早前就已协商推进。

此前,在谈及加盟轻松集团时,张科表示,“在做保险的时候,我就在思考,能否将保险产品做的更好一点,让客户更满意”,在此契机下接触到轻松集团,并选择加入。履职后,张科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加盟轻松集团后,最大的感受是“离用户更近”,相对传统保险公司来说,互联网保险平台相对活泼,比传统保险公司的创新空间、想象空间更多一些,离客户也更近一些。

理念契合的背景之下,为什么选择离开,可能是最大的谜团。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对于轻松集团来说,今年的业绩和筹资双重压力比较大,预估此前资金方对赌协议留出的时限也不多了,CEO很难做。轻松集团等平台目前推进的互联网化保险业务,模式相对特殊,国外也没有成功经验可参考”。

据了解,2017年7月,轻松集团完成了2800万美元的C轮融资,IDG旗下成长基金、德同资本、腾讯投资、同道资本为投资方,估值上升到4亿美元;2019年,有媒体报道,张科牵头推动阳光保险商谈投资事项,但是否落定并无明确消息;2020年,轻松集团再度传出谋求新一轮融资的消息,预计估值将达10亿元,距离上次融资,如今也有3年之久。

但在业内看来,融资还是比较难的,没有更好的故事和明确的可持续商业模式,投资人可能会考虑更多。

“烧钱”难以为继:推广成本高,成效不甚明显

作为国内大型健康保障平台,轻松集团成立于2014年,旗下包括轻松筹、轻松互助、轻松保、轻松公益、轻松健康五个子业务板块,涵盖事前保障和事后救助。在盈利模式上,轻松集团主要围绕商业保险和健康管理两个主业展开。

2019年,轻松集团陆续挖来两员保险“老将”,原安心保险总裁钟诚出任集团联席CEO,再之后即是张科,高调展露了对于互联网保险的“野心”,也陆续推进相关战略布局。

譬如,2019年10月,轻松集团、众惠相互、丁香园、美年大健康等健康领域机构共同成立慢病管理联盟;2020年3月,轻松集团携手信泰保险推出首款定制长期重疾险,主打高保障、低保费;9月,轻松集团又推出“一城一保•百城普惠健康保障计划”,根据不同城市的地域特征、经济水平、人口机构等,推出补充医疗保险的定制惠民产品,助力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建设。

在流量端接口上,不可否认,轻松集团有良好的互联网保险营销场景,聚集了一批有较高疾病危机忧患意识的用户,各类用户大数据也有助于与保险公司共同推出更精准的保险定制产品和服务,前者直触客户,保险公司根据需求创新产品、做好理赔等服务,优势互补。

理论优势是一方面,但现实的压力却也难以避免。对轻松集团来说,一是模式上依靠最早一批的存量客户发展,目前发展新增用户越来越难;二是推广成本高,难以为继,比如在医疗端的合作,多为市场推广,消耗费用不少,但成效不甚明显;三是并非大型保险中介主流合作商,与保险公司的合作也亮点不足。

事实上,轻松集团与水滴公司模式高度相似,大概率两家只有一家能够胜出,双方压力都不小。此外,双方都未明确披露历年具体的保险业务数据,经营情况究竟如何,外部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保财论道”获悉,除张科外,轻松筹创新增长中心总经理莫子皓也于近期离职,其曾为轻松筹网电销负责人,目前加入众安保险,任旗下暖哇科技副总经理。两员大将接连出走,对于当前的轻松集团而言,或也带来些许冲击。

近日,轻松集团发布的一则招聘信息,也透露更多信息,该公司拟以2.5万元到5万元的月薪寻求一名公关总监,一条岗位包括需要全面参与上市筹备公关工作,参与制定整体方案,并负责推进实施。

也有业内人士评价道,“想上市融资,典型的互联网公司做法”,照搬其他行业的成功方式,在保险业突破,能不能走通,并不好说。

在弘康人寿时,张科就以具备互联网思维著称,如今,在互联网健康保障平台经历一圈,相信会对互联网保险有更深刻的认知,也期待其在新的疆域再续征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